跟凯撒学领导力

cesar

日本作家盐野七生写过有名的《罗马人的故事》,一共15册,有整整两册用来写凯撒。可见凯撒其人是多么值得笔墨!

抛开凯撒对罗马帝国深远巨壮的影响,但看他的短短一生,都能感受到这位伟人的魅力。 作为读者,我比较感兴趣的是凯撒非凡的领导力。领导力,是我认为凯撒能够成就伟业的关键。

回想起之前读戴尔.卡耐基,学习“怎样影响别人”、“如何做一个好的leader”,发现书中的内容,在2000多年前的凯撒身上都得到彰显。可见,真正的伟人都是超越了他所属的时代的。

如果透过现代管理学的视角去看凯撒,会注意到凯撒完美地诠释了一个领导者的三个品质/能力:

  1. 真诚地为别人着想
  2. 在没有authority的情况下依然能影响别人
  3. 虽是员工但是有老板的思维

这三个品质反映了凯撒身上的现代性。即使是在今天的职场,依然发挥着作用。下文中,我想具体诠释一下凯撒是如何践行这三个品质的,以及这些品质如何帮助凯撒建成了他心中的罗马?

真诚地为别人着想

关于凯撒有一些风流轶事。凯撒几乎绿遍了和他同时代的上流社会的男性,包括和他组成“三巨头”政治的罗马首富克拉苏和第一武将庞培。当时罗马的贵族圈非常之小,凯撒的情人们经常碰面,但彼此之间却完全没有嫉妒或争执。而且她们对凯撒亦未有过任何怨恨,对自己情人之一的身份心甘情愿。

凯撒能与他的众多情人保持和谐关系的一个原因是,凯撒能够真诚地为她们的利益着想。比起睡完就溜,凯撒在对待和情人的态度上并不算是渣男。一个例子是,凯撒的一个公开情人塞维莉亚。即使在凯撒和塞维莉亚不再是恋人之后的数十年间,凯撒一直设身处地地照料守寡的塞维莉亚。在内战期间,当塞维莉亚的儿子布鲁图斯投靠政敌庞培的时候,凯撒一直牵挂着布鲁图斯的安危。在俘虏了布鲁图斯之后特别放他离开。凯撒甚至利用自己的公权将国有土地以低价卖给塞维莉亚。对塞维莉亚如是,对其他情人也是如此。

另一个例子体现在凯撒对待下属的方式上。在凯撒西征高卢的数年中,培养了一位年青的将领,罗马首富克拉苏的长子小克拉苏。但在公元前55年,克拉苏率军东征帕提亚王国,需要儿子小克拉苏助阵。当时,凯撒在高卢的军力非常吃紧,尤其缺乏骑兵。但在小克拉苏离开时,凯撒还是将手下的五千骑兵拨出一千送给小克拉苏。战场是一个非常考验领导力的极端场合。凯撒在每场战争中都非常重视己方的伤亡人数。因为自己的生死被统帅牵挂,战士才会奋力杀敌。

不管我们是跟同事、朋友还是家人相处,关键在于要从对方的角度思考他们的切身利益,然后关心并帮助他们得到想要的东西。《穿Prada的女魔头》里面,女魔头Miranda对后辈Andy也说过一句类似的话: “I see a great deal of myself in you. You can see beyond what people want and what they need”。

cesar_the_devil_wears_prada

在没有authority的情况下依然能影响别人

很多时候,我们看到一个人有影响力,并不是因为这个人本身,而是因为外在的社会身份。比如说,他拥有父母或者老师的身份,他在公司的级别更高,或者仅仅是他更年长、更有钱有地位。这些外在的光环会赋予其人无形的authority,而他身边的人也更愿意被他们的观点所影响。

但是,这并不意味着如果你没有authority就不能影响别人。凯撒就深谙此道。

凯撒是一位大器晚成的人物,四十岁才初入罗马政坛。虽然凯撒好不容易爬上执政官的位置,但是他一没军功而没背景,另外当时的权力机构元老院对他也很敌视。在此情况下,凯撒用非凡的手腕与罗马第一武将庞培和罗马首富克拉苏秘密组成“三巨头政治”。

在“三巨头”同盟中,凯撒的authority是最薄弱的。首先,凯撒比庞培小6岁,比克拉苏小15岁,在年龄上不过是个晚辈。其次,庞培二十岁开始就已经军功显赫,有军队的支持和百姓的威望;克拉苏是当时罗马的首富、财可敌国,代表了罗马商人阶层的势力。在这种劣势下,凯撒却能得到两位巨头的认可,这是为什么呢?

凯撒的秘诀其实很简单,就是上面提到的see beyond what people want and what they need

庞培的性格有一个非常大的弱点,就是好大喜功。凯撒不但注意到庞培的虚荣心,而且还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。 凯撒曾意图颁布农地法、给农民更多的利益,却遭到元老院的反对。因此,凯撒只能诉诸公民大会,以争取罗马公民的投票。在这一场合,凯撒聪明地利用庞培的声望来为自己服务。在公民大会上,凯撒尊邀庞培上台,然后对他逐条朗读农地法的条目、并询问他的意见。每当庞培回答“赞成”时,群众立刻报以如雷的掌声和欢呼,这让庞培非常之受用,法案也因此被公民大会通过。

而克拉苏,虽然他富可敌国,但是他致富主要靠变卖被抄家贵族的财产。因此,他的名声并不光彩,在当时的罗马政坛基础并不稳固。凯撒对克拉苏的需求心知肚明,并尽力为他服务。彼时的罗马,阶级跃升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建立军功。因此,在凯撒远征高卢的时候,特别将克拉苏的长子小克拉苏带在身边用心培养,并且给他建功立业的机会。

所以,一个人的影响力和他的authority无关。即使你是公司最底层最边缘的员工,你都可以建造你的影响力。另一方面,我们也要审视我们的影响力是来自于authority还是来自于我们自身,不要将外在的authority误认为是自己的能力。

虽是员工但是有老板的思维

在凯撒年幼的时候,罗马政坛上最呼风唤雨的分别是马留斯和苏拉。他们二人因为“平民派”和“元老院派”的政治冲突挑起了内战。双方均已剿灭彼此为己任。最后,当苏拉赢得内战胜利之后,果真对跟马留斯一党格杀勿论。

此后,凯撒与庞培再次陷入“平民派”和“元老院派”的内战之中,庞培以及凯撒的反对派都以诛杀凯撒为己任。但是,凯撒在对待政敌的态度上却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异类。

首先,在内战之前,凯撒多次邀请庞培和谈,却均被庞培派拒绝。之后,凯撒虽然在内战中取得节节胜利,但是他并未夺取这些宿敌的性命,反而在内战结束之后让他们官复原职。对手下的俘虏,凯撒也是放一条生路。 在得知庞培被埃及人杀死之后甚至不禁惋惜。

很多人将此对归功于凯撒的胸襟。我却不以为然。作为一个沙场饮血的军人,凯撒不会养成一个“圣母”型的性格。他在屠杀日耳曼人的时候可是毫不手软。面对政治立场不同的反对派,凯撒思虑的是罗马帝国的未来、而非个人的敌友是非。 凯撒表面的宽容出自于他更大的格局:他要建设一个融合的而非分裂的罗马。

马留斯、苏拉、庞培皆为罗马历史上的大英豪,但没有一个人能像凯撒这样从整个罗马的利益出发来思考问题。凯撒没有将自己当成是一个政客,而是罗马帝国国父般的人物。

我们的思维常常有这样的误区:有人成为了老板,之后再像老板一样思考行动。其实因果应该反过来,因为有人像老板一样思考做事,之后才有资格成为老板。而像老板一样思考做事,会让我们看问题有全局观、做职责范围以外的工作,这是在成为老板之前的准备练习。如果在团队里,你像老板一样重视团队成员的利益,关心项目的进展,推动团队的成长,为公司的未来深谋远虑,即使你不在老板的位置,其他人也会像对待老板一样对待你,久而久之你就成了老板。否则,即使让我们当了老板,思维和能力也会跟不上自己的职位,成为一个失败的领导。

凯撒能在内战中胜出,是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将自己塑造成了罗马帝国的统治者,无论在情感上、思维上还是能力上,他都是当时做“老板”的第一人选。所以,凯撒能走向罗马帝国的巅峰,几乎是历史的必然!